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3-08
作者:花非花,雾非雾
字数:90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桃花飞绿水一庭芳草围新绿有情芍药含春泪野竹上表霄十亩藤花落古香无力
蔷薇卧晓枝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妖艳色花非花梦非梦花如梦梦似花梦里有花
花开如梦心非心镜非镜心如镜镜似心镜中有心心如明镜。

  时光如梦,岁月如歌,匆匆忙忙已近而立之年,经历了从懵懂到成熟,从稚
嫩到稳重。回想起自己经历的这近三十年岁月,恍如隔日,旧事一一在目。

  我记事特别早,能清楚的记得小时候的事情,记得事情多,心思也就重,从
小大人看见我就说,这孩子心思重,心里装着事呢。但是他们总忽略了最关键的
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会心思重,其实我觉得他们是知道的,只是他们没有说出来,
毕竟在一个孩子面前说他父母离异的事毕竟不好。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注意这
个问题,总有些大爷大娘或者八卦妇人会在我面前感慨几句,什么没妈的孩子可
怜啊,看这孩子这么蔫呢,语气中充满了叹息,可也就是为了满足一下他们得怜
悯之心罢了。不过每当听见他们说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一阵阵绞痛,一种莫名
的悲伤充斥在我的内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此文前缀有些偏长,多是一些叙事情节,都是我多年的经历和感触,希望各
位狼友谅解。

  我叫明冲,听爷爷奶奶说我父母是在我两岁半左右离的婚,爷爷奶奶当然会
护着儿子,从来没跟我说过是因为我爸爸有了婚外情才离得婚,他们也几乎从不
跟我说这些事,偶尔说起也是数落我妈的不对。不过我是知道的,这是从我姥姥
家那里听到的,小的时候每回去姥姥家都会听姥姥和大姨三姨讲一堆我父亲怎么
对不起我妈的事,怎么离的婚,怎么抛弃了家庭等等等等。从我三岁一直讲到十
三四岁,内容千篇一律,以至于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对于姥姥他们说的事我是相
信的,因为毕竟我父亲在离婚不久就把我的后母娶进了家门,事实摆在眼前,胜
于雄辩。

  父母离婚后我就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那会虽然记得一些事情,但是多半
是不懂的,我只知道自己有爷爷奶奶,每天也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过得很快
乐。那会爷爷奶奶还住在农村,父亲和后母结婚后就搬到不远的镇里面,可能是
想避开村里人的议论躲个清净,过个安静的生活吧,毕竟在三十年前离婚还是个
让人笑话的事情。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父亲几乎是很少出现的,即使他偶尔过来,
我也是怯生生的看着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叫爸爸的人貌似跟我隔着千山万水,远
没有隔壁的大爷看着亲切。

  我现在依然记得儿时的几个小伙伴,连名字都记得,只是样子有些模糊。小
伙伴的年纪跟我一般大,我们从三岁开始就在一起玩,一起学会走路,一起学会
奔跑,一起学会捉迷藏。我们每天都是穿梭于村里的小路和村口的小溪之间,在
这短短的这几百米旅途中留下我许多快乐的时光。我们会在草丛里捉蚂蚱,追蝴
蝶,一路走到小溪边,脱得赤条条的在小溪里玩耍,摸些小鱼小虾,用随身带着
的小桶盛着,带回去玩个痛快,最后再让奶奶把它们做成虾酱鱼酱,美美的吃一
顿。

  对于母亲,我的记忆里可是少之又少,自从和父亲离婚后,她就远赴异地打
工,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个难堪的地方。偶尔她会来看看我,一年或者几年才有
一次,来了也就是给我买些吃的用的,匆匆的和我带几个小时后就离开了,消失
的无影无踪,以至于别人不提起的时候我都不会想起自己还是有过妈妈的人,对
于这个我叫妈妈的人比我那个叫爸爸的人更让我陌生。

  我偶尔也会被接到姥姥家,姥姥家离奶奶家不远,就是附近村子的。每次去
姥姥家几乎都是夏天,还都是盛夏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每次我去大姨都会给
我做些好吃的,大姨家跟姥姥家是在一个村子里,离得不远,我最爱吃的就是大
姨做的干煸豇豆,每次都会吃下两大碗米饭。吃饱喝足就得找地方玩耍,我最常
去的还是村子前面的池塘,我可能是对水情有独钟,特别喜欢带水的地方,那会
总是跟大姨家的哥哥还有他的一群小伙伴一起去玩,他们比我年长几岁,我每次
都是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跑,去池塘里游泳,捉鱼捉虾,玩的是不亦乐乎。

  一晃到了六岁半的时候,已经到了快上小学的年纪,爷爷奶奶考虑我以后上
学的问题,想让我以后有个好的出路,不再待在村子里一辈子和泥土打交道,决
定把家搬进县城里,给我一个新的环境。那会爷爷奶奶手里有些钱财,爷爷奶奶
都辛勤劳作之人,家境在当时的村里算是富裕人家,要不也不会连着给我父亲娶
了两次媳妇。

  搬到城里的时候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天还没有亮,我就被从被窝拽了起来,
穿上了厚厚的棉衣,塞到了一个四面透风的车里,晃晃荡荡就出发了,其实也不
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后来天都亮了,初生的太阳照在雪地上显得那么耀眼,眼
前白茫茫一片,只能眯着眼睛看前面,看着看着我就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新的房子里,当时也不懂房子的好坏,只是看着
眼前的屋子比之前住的干净敞亮的多。由于爷爷奶奶在村子里的时候住惯了宽敞
的房子,所以在县城买的这个房子也不小,足有三间屋子,还有一个大院子。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个房子是花了我爷爷奶奶大半积蓄买的,这对于当时
一个来自农村的农民来说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房子处在县城的东北角上,已
经属于城乡结合部的位置,我们那的县城本来就不是很大,纵横六七条街道,方
方正正的跟棋盘一样,县城里只有临街的主街道处有楼房,其他的部分都是民房,
这是当时社会的样子,不像现在一样到处都是楼房。

  当时跟我们一起搬来的还有我的父亲和后母,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出现我特别
意外,那个叫后母的人在我的印象里是第一次出现,但我肯定她不是第一次出现
在我面前,不过我以前没有记住她。我清晰的记得我们见面的场景,当时我来到
这个院子里的时候,她正在院子里整理东西,那会她很年轻,现在算算也就21
岁的样子,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自己家做的棉鞋,上身是一
件白色的羽绒服,脖子上扎着一条黑色的围脖,梳着马尾辫,脸上挂着灿烂的笑
容,看上去很阳光很漂亮。

  她那会正在真理院子里的一丢杂物,把一些袋子之类的东西都放到一起,当
时她带着一副红色的毛线针织手套,颜色特别鲜艳,我一眼就注意到了。当时父
亲也在整理东西,周围的一些亲戚也在帮忙从车上拆卸东西,到处都是忙乱的景
象。后母一边整理手里的东西,一边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的,看样子很开心,她
一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状,脸上还有一个小小酒窝,她是一个瓜子脸,皮肤也很
白,笑起来就特别好看。

  这个镜头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搬家的事我就记得两个片段,一个就是天蒙
蒙亮时我被从被窝拽起来穿裹一番后坐上摇摇晃晃冰冷的车上,看着漆黑的夜和
被车灯照亮的雪路。另一个就是我下车的后见到后母的场景,因为我不知道是她,
看着眼前一脸笑容年轻有活力的姑娘,我处于内心的喜欢,嘴角也跟着泛起了笑
容,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可能是被周围的氛围和后母的活力感染了。

  当时是奶奶领着我,我就一步步的从大门向院子里走去,脸上挂着笑容。走
着走着,就看见忙碌的后母在抬头的瞬间,目光一下子扫了过来,当她目光扫到
我的身上时,刚刚还笑的月牙似得双眼,瞬间就变得冷若冰霜,灿烂的笑容也消
失的无影无踪,整个脸瞬间就绷紧了起来,顿时让我感觉她的目光比这天气还要
冰冷,不禁的低下了头,身体还颤抖的打了一个哆嗦。

  从看见她到我们目光相对也就一会的功夫,不过却有天上地下的感觉。我奶
奶肯定也看到了这一幕,当时我低着头,不知道奶奶是什么表情,现在想想估计
也是挺为难,挺尴尬的样子,感觉奶奶领着我的手不由的抓紧了一下。接下来的
场景我记得就不太清楚了,只是模糊的记得后母叫了声妈,奶奶回了一声,然后
后母又说了句:「路上挺冷的吧」。

  奶奶回了句:「可不吗,冻手冻脚的」。

  这个场景我后来自己脑补了下,觉得自己当时很瘦弱的样子,穿着厚厚的棉
衣,脸冻得通红,低着头缩卷在奶奶的胳膊底下,一声也不吭。

  奶奶和后母的对话还在继续,不过由于太紧张又害怕已经记不太清了,貌似
说了一会,我也记不清聊天中提没提到我,只知道我被领进了屋子里,从此以后
我就生活在了县城里。

  不久我就上了幼儿园,自打来到城里我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可以说是看见
后母冷漠的目光时我就开始了沉默,我的周围没有了熟悉的小伙伴,没有熟悉的
人,到处都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都是陌生的,恐惧的,让我觉得自己被扔
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中,怎么也逃不掉。

  刚开始我上了半年左右的私人幼儿园,小县城里都是在自己家开的那种,附
近适龄的孩子都会在这里待到上国营幼儿园的年纪。

  其实当时我已经超了岁数,在那个幼儿园班里我算是大孩子了,一般孩子五
岁之前都会上这种幼儿园,六岁上一年国营幼儿园,七岁开始上一年级。我这六
岁半来的孩子,除外学期中间,没法上国营的幼儿园,只能先在这种幼儿园里待
着。

  所以我正式上学之后,普遍的比同龄的孩子大一岁,班里也有几个像我这样
的孩子,由于都是从农村来的,还有些被老师和城里的孩子看不起。

  当时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只知道犯错误后,老师打的最狠的就是我们这些孩
子,那些衣着华丽,长得白白净净的孩子总是被轻飘飘的说几句就完了。直到长
大以后再回想起来这些事,才知道人心是多么的险恶,曾经心里特别崇拜的老师
们原来都是那样一群嘴脸。大学毕业后的时候,我的很多高中同学都选择当了老
师,可是我的这些同学大多是当时学习成绩不太好,性格有些跋扈,在成绩好的
同学眼里属于是不良少年那类的,我一直就觉得这事情特别搞笑,回想起当年的
老师,觉得她们也可能也是这种情况下当的老师。因为我小学的班主任在教到我
们到三年级的时候就换人了,当时不知道什么愿意,多年以后小学同学聚会的时
候,有知道内幕的同学爆料说,当时的班主任是因为自己也上到三年级,根本就
没法再教以后得课程了,她当老师只是因为她的公公特别厉害,据说当时是一个
政府领导,所以她才能当上老师,最主要的是她好像跟她公公我有一腿,不过这
也就是我那同学说的,我从没有考证过。

  现在想想也就是这么回事了,我们那是个小县城,没有什么企业工厂,如果
留在家里只能选择考公务员,当老师或者银行职员等跟公家有关的行业,而且你
必须是家里有亲戚在相应的行业里当领导才可以,如果没有关系的疏通,那也是
万万办不成的。

  爷爷奶奶买的房子是三间房,我和爷爷奶奶住一间,父亲和后母住一间,两
间房挨着,我和父亲成了邻居。

  当时七岁的我已经懂得了一些事情,大人说的话我也慢慢的理解了,我知道
那个叫阿姨的女人是我的后母,就跟白雪公主里的王后一样的人,有些美丽的外
表,也有着一颗冷漠的心。当然后母没有王后那样狠毒,但是她却真实扮演者一
个凶狠的后母角色。她看见我几乎没有笑容,眼神里充满了复杂,当时的我肯定
不明白那复杂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如今我慢慢理解了,那个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怨恨,可怜,无限的踌躇和无法面对。事到如今我和后母已经没有了隔阂,彼此
间保持着世间所不容的爱恋,可是在当时我们都渴望对方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
我们对方任何一个人消失,生活都将变得更加美好。

  爷爷奶奶跟我和父亲后母是各吃各的,除非是过节过年的时候才会一起吃,
平时虽然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总是有些陌生的感觉。父亲和后母居住的屋子也
成了我在这个院子里的禁地,我印象中几乎没怎么进去过,心里总对里面充满了
好奇,不知道那间屋子里有什么秘密存在。

  父亲和爷爷来到城里后都谋了新的职业,父亲原来在村子里是在乡里的供销
社上班的,后母也是,俩人就是这样搞在一起的。但是九几年的时候供销社纷纷
解体,父亲和后母也都双双下岗,没有了生路的父亲跟爷爷商量打算来城里谋出
路,但是爷爷不放心,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也要跟在身边,加上我也要上
学,就一起跟着来了城里。

  父亲和几个朋友合伙干起了批发的生意,当时这个干的人不多,不久生意就
做了起来。后母当时刚怀上孩子,也就没有再找工作,安心在家养胎了。爷爷是
种了半辈子地的农民,对于城里的生活一点也不懂,不过爷爷聪明,没有着急找
行业,而且走街串巷的溜了半个多月,终于找到了合适自己的职业,他找人做了
个小推车,拉着一些小孩子玩意到附近的学校门口摆地摊,里面都是一些沙包,
糖块乱七八糟的东西,很是招人小孩子的喜欢。

  现在的我也在做一些小生意,买卖还算不错,可能是遗传了爷爷和父亲的基
因,他们能从农民直接做起生意,而且做的颇为顺利,不能不说是有些天赋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由于渐渐长大,懂得越来越多,越知道自己是个没妈的
孩子,心里越是自卑,也就渐渐的开始不爱说话,喜欢躲着人,喜欢自己一个人
玩,就变成了人们口里说的那个蔫蔫的弱弱的孩子。

                第二章

  沉默不代表着死亡,我这么说是想告诉大家我本性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只是
觉得我不属于现在这个环境,这个环境不让我开心快乐,只能用沉漠去面对它。

  特别是后母生了弟弟之后,我就更觉得生活里充满了灰暗,因为我看到后母
的眼神里更加冰冷,更加让人害怕,父亲仅存的一点关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几乎快成为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虽然有爷爷奶奶在身边,他们对我也特别好,可是我心灵里的创伤根本不是
这样就可以弥补的,我冷漠的对待周围的一切。

  我的内心充满了恨意,恨父亲抛弃母亲,恨母亲离我而去,恨周围人临惜的
表情,最恨的是后母,是她夺去了我的生活,在我的眼里她一直是一副凶神恶煞
的面孔,总是阴冷的出现在我的梦里。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慢慢的有了变化,虽然依旧沉默,但是成绩却还
不错,我觉得学习是自己的事,跟生活无关,况且我也热爱学习,特别是理科是
我的最爱,每当解出一道题目时,那种巨大的成就感会满满的充斥在我的内心,
使我觉得我特别的强大。

  上了高中之后,我的心智慢慢成熟,能清楚的分清善与恶。在这十年生活中,
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生意上很成功,干了几年后就自己开了一家公
司,主要经营批发零售商品,生意做到四郊五县,家里的条件也是日新月异,父
亲买了两套楼房和一套底商。两套楼房是对门的,二楼,我和爷爷奶奶住一间,
父亲后母和弟弟住一间,楼下就是底商,父亲给爷爷奶奶开了一间超市,给二位
老人找了一个解闷的营生。

  父亲除了没有给我关爱外,在金钱方面却从不吝啬,特别是有了钱以后,更
是满足一切需求。

  我自认为父亲也在趋于成熟,毕竟当年他和母亲结婚时还是个孩子,听奶奶
讲,当年父亲和母亲结婚,是两家老人一手操办的,虽说不像古代一样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可是也有点那个意思,不是完全凭自己的意愿决定的。

  父亲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稚嫩,虽说我是他心里的一块
心病,但是毕竟我是他的儿子,我多少能理解他的想法,就是在用金钱代替他给
不了的父爱。

  老房子也没有卖掉,父亲整体将房子翻修了一遍,更是将房子前面的院子改
建成了仓库,用于存放他的一些货物。爷爷奶奶住惯了平房,即使是二楼这种低
楼层他们也住不惯,每到夏天还会回去住,等到冬天才会搬到楼房猫冬。

  我记得是大约初二的时候搬到的楼房,在我们那个县城里,住楼房也是一种
身份的象征。周围的同学也发现了我的变化,毕竟我的穿衣打扮也在变化着,除
了自己不幸的身世问题,其他的方面我都开始有了优越感。

  这时候开始我就有了自己房间,这个感觉特别好,自从沉默以来,我特别喜
欢自己待着,有些自己的小秘密。

  随着身体和思想都趋于成熟,雄性荷尔蒙也在我体内蓬勃而出。都说男孩子
长得慢,这话确实不假,在十四以前,我就一直不高,身体也特别瘦弱,看上去
矮瘦矮瘦的,一副若不经风的样子,让人看了更平添了几分凄凉。可是一过了十
五岁,我得身体就像冲了气一样,瞬间长了起来,不到两年时间,身高已经到了
一米七五左右,体重也达到了130多斤,几乎一年就长了十公分,整个人看起
来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形象立马高大了起来。

  这可能是遗传母亲的原因,爷爷和父亲都不太高,都在一米七上下,母亲却
有一米六八的个头,在女生里算是比较高的。

  随着时间的增长,我和后母的关系也不像以前那样紧张,可能是我长大了,
她也成熟了。我们之间虽然还是话不多,但是看对方的眼神里也没有了以前得那
种幽怨,只是我心中的疙瘩还是不能抹去。

  岁月确实可以消磨一切,时间久了,好些事就淡了,我们只是相互之间感觉
别扭,但是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再怎么样的棱角也会被磨掉了一些。

  我每天就是上学放学,偶尔看看小说,上上网,玩玩游戏,生活过得平淡但
却很惬意。

  那段生活确实很舒服,没有人打扰我,我几乎凭着自己的想法生活。也不记
得具体时间,大约是十五左右,我从同学那里接触到了女人和性这个让我欲罢不
能的两个名词。

  最开始的时候看的是黄色小说,我几乎瞬间就被里面的故事情节所吸引,那
些我从未见过的词和句子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无数没好的画面,每次看黄色小说
的时候,我的阴茎都会勃起好高,涨涨的,热热的,痒痒的,腹部里像充满了一
团火一样,把自己浑身都烧的滚烫。

  那会不知道可以手淫,我一般用左手拿着小说,右手握着阴茎,这样的感觉
也让我觉得特别舒服。

  不久之后我就又在同学的教导下看起来黄色电影,当我第一次在电脑屏幕上
看到女人的丰满的裸体时,那种感觉我至今都记忆犹新,我被深深震撼了,眼睛
一直盯着电脑屏幕,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阴茎也比以前更加坚硬,脑
子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整个都是空的。

  当时县城里网吧不多,都是那种大脑袋的机器,屏幕小的可怜,视频格式也
不算清楚,不过在当时已经相当不错。这种黄色电影都是存在电脑中的,是网吧
老板为了吸引人特意下载好了的,藏在硬盘的深处,对于我这种刚接触电脑不久
的人来说是很难找到的。

  从此以后我就一头扎进了黄色电影中,后来又请教了其他大神同学,学会了
用当时的神器vagaa下载黄色小视频。不知道狼友们还记得吗,当时的va
gaa可是堪比后来的神器快播,上面有着海量的文件,不过由于当时网速的问
题,下载起来可谓是又慢又卡,一部片子多少也得下载一个小时以上,每次弄得
我都是急得不行。

  那会家里还没有电脑,想看的话都得去网吧,因为下载的特别慢,只能在放
假的时候找个理由不回家,在网吧包夜。

  我一般会找那种带包间的网吧,约上一两个要好的同学,因为我从不是游戏
一族,对于玩游戏没有任何天赋,不像有的同学对游戏特别上瘾,玩起来根本停
不下来。所以我上网一般都会玩些简单的游戏,偶尔也跟风玩网游,不过玩的是
一塌糊涂,用现在的话说我就是猪一样的队友。那会到网吧的时候,如果没有包
间,我都会找个角落里坐着,看看身边的条件允许的话,我就会用vagaa下
载个黄色电影,然后一边玩游戏一边等着下载。我觉得我对于女人和性天生就不
可抗拒,自打我第一次接触后,就陷在里面几乎不能自拔,白天的时候还好,不
会表现的太激动,可是每到夜声人静时,每每我都不能平静下来,思绪里总会想
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都说男人好色是英雄本色,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我对于女人一直是充
满了幻想,沉迷于黄色小说和黄色电影中不能自拔,直到快二十岁左右的时候这
种冲动才慢慢褪去。

  开始的时候我是只对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感兴趣,那会也正是女孩子的发育期,
我发现身边的女同学们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变化。

  我每天都会刻意的观察一下身边的女生,那会注意最多的就是女孩子漂亮不
漂亮,毕竟身材都处于刚发育的阶段,每个女生都有点小荷刚露尖尖角的意思。
有时候从肥大的领口中偷窥进去,只能看见微微鼓起的胸部被包在胸衣之中,不
过这也让我兴奋不已,满足了我一丝丝的偷窥欲望。加上那会我学习成绩还不错,
长得还算端正,在女生之间人缘还不错,因为这种偷窥的机会也特别多,班里大
部分长相甜美的女生几乎都被我看过。

  看的多了,每次偷看的时候也就没有了最开始兴奋,那时候身边接触的女孩
子基本上都是同学,以当时的年纪,看二十岁以上的人都觉得是大人的样子,心
里还把自己定位在小孩的阶段。

  那时候正赶上中考,年纪应该是十六岁,学习的压力也挺大的,虽然我痴迷
于黄色小说和黄色电影,但是学业愣是没有耽误,成绩一直很稳定。

  对于包夜去网吧的事还是在放假的时候隔三差五去的,记得有一次约了几个
同学,打算放松下,那会我出来特别容易,因为成绩好,家里人也很少管我。别
的同学就比较难了,有的时候还得撒个谎,我一般都是打谎的人。

  我们一行五人,去的还是常去的网吧,开了两个包间,一个三人的一个两人,
包间装修一般,跟外面不同的就是沙发椅,独立的电脑桌,其他没什么特殊的。

  我跟两个同学在三人包间里,另外两个同学去了另一个包间,其他同学都是
玩游戏的主,只有不太爱玩,他们那会玩的是卡丁车,每次他们几乎都能玩一宿,
弄得我都暗暗佩服他们得体力。

  他们都是在一起玩游戏,所以都挨着座,我选的是靠边的电脑,以前经常和
他们出来上网,因此大家都知道各自喜欢什么,互相开了几句玩笑,就开始各在
各的了。

  我还是跟每次一样,下载好vagaa,搜了一些名词,vagaa上虽然
文件特别多,但是很多都太大了,我试过很多回都下载不下来,那个时候的网速
可谓是跟乌龟一个速度的。

  那会我都会搜些护士,空姐,少妇之类的词,觉得这些对我特别有吸引力,
然后在里面找着不大不小的文件下载缓存,太大下载不成,太小看着太短又不过
瘾,一般我都会选些不到100M的下载,这是我通过长时间摸索得出的经验。

  因为每次搜的名词都一样,所以很多的电影我都看过了,我一篇一篇的翻着
页面,找着吸引我的电影名字,现在也记不清当时都找了哪些下载,大概找了十
几分钟,选了五六个,看着慢慢跳动的进度条,我心里充满了渴望。

  选完了电影,就是漫长的等待了,跟以前一样,我打开了QQ游戏,开始偷
菜,然后抢车位,然后玩QQ斗地主。我虽然不爱玩网游,但是这些不费神的小
游戏却很吸引我,刚才我说的那几个游戏在当时可是火的不行,95年以上的狼
友们估计都玩过吧。

  那会也聊天,网上加一些妹子,没事的时候闲聊一些,有一个聊的比较好,
暧昧的不行。我们互相给对方发过照片,对方长得特别甜美,大大的眼睛,眼睫
毛特别长,齐刘海,一张娃娃脸,脸上两个大酒窝,笑起来特别迷人。

  不过那会特别单纯,在网上跟她聊天的时候,总是跟她开玩笑,虽然心里也
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但是从没说出来过。这个女孩子不是跟我一个县城的,
是另外的一个县城,跟我们这个县城挨着,现在也忘了是怎么加的上她,我们一
直聊了很久,一直到我高中毕业,整整聊了四年。

  在这四年里我从未去找过她,不是没有想过,其实我们两个县城离得不远,
坐车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但是在我的心里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一样,无数次
的想去找她,又无数次的打消了念头,就在这纠结中度过了。

  我跟她后期聊天的时候都是老公老婆的互相称呼,相信这种事很多狼友也干
过吧,没事的时候我们还互相打电话,我记得是高中的时候才有的手机,每次跟
她打电话都会半个小时起,具体说的什么根本记不清,模糊的记得就是互相开玩
笑,讲身边的事,那会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话题,竟然在那种状态下过了三年。

  再说我下载的这些黄色电影,当时包宿是从晚上九点开始,上半夜基本不可
能下载完,所以我也就安心的玩游戏看电视剧了。这里说下,我这个人爱困,特
别不能熬夜,一般过了十二点左右我就困得不行,那会年纪小,可是也就能坚持
到一两点,再多了就不行了。

  话说经验就是路标,长时间的看片经验,让我的时间把握的刚刚好,十二点
没过多久,之前选好的黄色电影就接二连三的下载好了,从耳机中能听见缓存结
束后那一声清脆的相声,每响一次,都让我的心脏不由的一震。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同学,此二人已经进入了嗨起来的阶段,眼睛
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狼友们可能觉得我为什么要偷偷看下他们啊,其实我也不
知道,毕竟看明目张胆的看黄色电影还是让人不好意思的事吧,心里面的羞涩感
让我条件反射的看了过去。

  可能狼友们要问了,难道你的这些同学不看黄色电影吗?看,肯定看啊。哪
有男生不看黄色电影的,只是他们没有我这么大瘾罢了,一般都是我下载完,他
们过来一起看的。

  我看他们玩的尽兴,也就没有叫他们,手里移动鼠标点开了第一个缓存的视
频,因为时间太久远,记不清演的是什么了,我慢慢的用鼠标拖动进度条,一部
一部的观看着视频中男女激情澎拜的性交,脑中幻想着自己就是视频中的男主角,
将身体下面的女人干的呻吟声一浪接过一浪。

  我就这么一直看着,裤子里的阴茎已经坚硬如铁,将裤子顶起老高,身体也
燥热的不行。又看完了一部片子,我赶紧点开了下一部,点开的时候我用眼睛扫
了一眼片子的名字,说也奇怪,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名字叫小直和妈妈。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颤,妈妈,这个名字在我的脑海里
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这是一个不属于我的名词,这是一个让我很多时候都难
以启齿的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