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寻青楼 发表于 2014-01-26
     一份收集了10万答卷的调查报告表明,经常口交的妇女有40%,偶而施行者48%,从未口交者7%。喜欢接受的占62%,完全反对接受口交的仅6%。一位性研究人员指出如果说革命已经发生,那显然是发生在口交的实践和普遍接受上。人们已逐步认识到口交不仅仅是正常的而且是很有积极意义的。
  口交的盛行固然与人们对性采取较为宽容的态度有关,也与当今技术文明的极大进步有关。在40年代以前对口交实行禁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害怕传染疾病,不卫生,因为当时的西方社会也没有条件经常洗浴。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提高,每天洗澡已经成为发达国家的起码生活条件,再加上各种洗涤剂、香水充斥市场,无疑为人们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一位医生说过,阴道比口腔干净多了,所以卫生问题是不存在的,当然必须事先洗干净才行。至于染有性传播疾病后当然要禁忌这种行为,生殖器的接触也应避免,直至治疗痊愈后才可恢复性交。
  通常人们会以口交为污秽肮脏之举动而避之唯恐不及,事实上生殖器上的细菌未必就比口与手上的细菌多,若是清洗干净就不存在洁净与否的问题了。至于性病等的传播,不要说口交,就连医生检查病人都有传染的可能,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这里说的只是婚内夫妻之间的性活动,决非不洁性交,所以谈不上性病的传播。当然要尊重对方的意愿,决不能以此强人所难,一定要互惠平等,礼尚往来。
  目前也有人提出,既然口腔内的病原微生物多于生殖器,那么口交时是否会把这些病原微生物带到生殖器去,从而造成如今复杂的生殖系感染呢?因此也有人反对口交。
  那么口交到底有什么用处呢?一位妇女这样写到:“舌头是柔软、湿润、精巧的,它是无法比拟的最好的性器,每当伴侣这样做时,我都能得到极大的满足”。女性往往最容易从口交中得到更强的性高潮和最大的性满足。据统计,有口交经历的妇女42%感到婚姻是美满的,而没有口交经历的妇女只有23%的感到美满。口交对于具有种种性功能障碍的人来说无疑是福星,尤其对于残疾人来说更是摆脱精神苦闷和沉重压力、建立美满、正常性生活的最有效和最合理的办法。既然性活动是那么神秘而且具有无限魅力,其表现形式又是那么丰富多彩,那以我们有什么理由人为地把某种行为赋以正确的、合理的、自然的含义,而把另一些行为就看成是错误的、异常的、甚至伤风败俗的呢?
  我们可以根据金西和亨特相隔一代人时间的两次性行为调查资料来看一下婚内口—生殖器性交发生的百分率。受调查对象分为受过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两组,每组再按男女各分两组。首先介绍婚内采用女对男口交的百分率:金西时期,中教组男性中只有15%报告有这一行为,而到亨特时期增加到45%。金西时期高教组男性为43%显著高于同期的中教组男性。到了亨特时期增长为66%。
  让我们再看一下男对女口交的变化:中教组中男性对女性口交的百分率由金西时期的15%,增加到亨特时期的56%;而高教组男性对女口交的人在金西时期为45%,显著高于同期中教组男性,到了亨特时期增长到66%。从总的趋势来看,在金西时期婚内口交的发生率与受教育程度显著相关,到了亨特时代受不同教育的人群中口交性行为的差别已不是很明显,这反映出人们性价值观念的改变。
  在女性受调查对象中同样可以观察到类似的一些特点,但组间差异却不象男性那么显著。1973年在美国上映了一部著名色情电影《深喉》,它的情节是一位妇女患有性高潮障碍,经多方治疗均未能痊愈。后来一位大夫发现该妇女的阴蒂竟生长在喉的深处,暗指只有口—生殖器性交才能使她达到性高潮。这显然是一种夸张的写法,但这部电影的幽默和创造性不仅赢得中产阶段的尊重,而且在客观上对促进口交在西方社会的广泛流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口交的体位与技巧没有特别交待的必要,任何体位、任何方式、只要可能、只要对方感到兴奋就不妨一试,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差异很大,全凭夫妻双方互相摸索、探讨和演练了。无论如何,口交所能给予对方的必然是最强烈、最有效、最令人激动的性刺激。尤其是所谓的69式,使夫妻双方能同时对对方施以口生殖器刺激,它往往成为男女双方性活动的压轴戏。这是由于男女面对面拥抱在一起相互口交时的姿势极象阿拉伯数字的6和9,故西方便有了“69”式性交的称谓。这样双方将在付出努力的同时共同享受性的乐趣。有人分析古代八封图中的阴与阳的画法“黑白鱼形”实际上就是69式的生动写照,可见69式源远流长。这就是近几十年来口交风靡全球广为人们所接受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