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天地 发表于 2016-01-17
【小说名称】:圈套
【文件大小】: 1.48MB
【小说作者】:夏冬
【节选预览】

作者夏冬

卷一 震惊

因为工作需要,常雨泽经常出差,一次出差回来,他无意在别墅发现一个用过的避孕套,由此怀疑妻子出轨。经过初步调查,他发现妻子竟然与她的领导银监局局长有奸情!

1
两会圆满谢幕,常雨泽的任务也终于顺利结束了。
两会期间,各地代表和国内外新闻媒体云集首都北京,为了维护首都的社会治安和良好形象,常雨泽和同事们每天都奋战在维稳第一线。公差之余,常雨泽也象参会代表那样认真听取两会的各项提案和政府报告,虽然他并不是真正的两会代表,但他有着浓厚的参政知政议政的政治觉悟。每年两会结束后,单位都会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贯彻两会精神的学习和会议,提前消化两会精神到时候容易写材料。
人大会议闭幕是在3月14日,常雨泽和他的维稳小组在三月下旬离京。会后十来天时间是他们的扫尾工作,把一切不可预料的不稳定因素和危险因素再全部清理一遍,不留一点隐患。
为了备战两会维稳任务,春节刚过常雨泽就驻守北京了,到现在近三十天了,想念娇妻和娇女日浓,今天能回家与妻女团聚自然令他精神倍爽。
下午四点多,常雨泽回到家乡-归德市,一座座落在黄淮平原的充满活力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出差回来,路过北郊。前年,常雨泽和妻子徐虹都相中了北郊丽水家园的一套别墅,一个朋友开发建设的,给内部价,比较便宜,于是就买下了。但别墅距市内较远,生活不方便,他和妻子很少过去住,房子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空闲状态,其实,整个别墅区的入住率都很低。逢周末,常雨泽和妻子才会偶尔去一次,在豪华的大卧里共享浪漫之夜。
参加工作十几年,常雨泽和妻子通过辛勤工作和双方父母赞助购买了三套房产,一套是单位集资房,面积八十多平方,有点小,现在闲置;一套是一百五十多平方的商住房,四室二厅,他和妻子正在住用,是他们真正的家;另外一套就是北郊的别墅。
听局里讲,这些天省会城市和那些大城市为了响应两会召开,都加大了社会治安管理,一些社会闲杂人员都被分流到了中小城市。归德市地处三省交界处,交通便利,人口众多,历来就是商贸发达之城,自然吸引各类人士聚集。听说近日归德市就分流过来几个流窜作案的惯偷,专找高档小区下手,丽水家园已经发生了两起入室盗窃案。常雨泽担心他的别墅也会被小偷光照,他家门外没有挂着警徵,小偷才不会区别“对待”。他正好回家路过,就去别墅检查检查。这种事情常雨泽自然不会让妻子知道,更不会让她去别墅查看,妻子胆小,让她知道只会给她添堵。
按市政府的规划,北郊是城市休闲旅游区,北环附近都是大面积的待开发土地,里面种满了花草树木,形成一片绿色海洋。丽水家园就座落在绿海里。这里环境幽美,当车一开进小区,就有一种摆脱喧嚣都市的自然幽静和脱尘的味道。
常雨泽把车停在别墅前,先绕行检查一周,发现门窗闭合完好,接着打开房门,检查里面,客厅里的电器和摆设一切正常,没有小偷光顾的迹象。客厅的木地板光可鉴人,桌明几亮,室内还散发着淡淡的清洁剂的香味,看来别墅里刚刚打扫过。
检查完一楼的房间,常雨泽顺着旋转楼梯先走上二楼,先来到阳台,打开窗户,深深呼吸这混合着草木香味的新鲜空气。
常雨泽最后走进超大卧室,这是别墅里他最钟情的地方,充满浪漫和甜蜜的氛围。由于别墅远离市中心,他和妻子不打算长住,所以只是简单装修,只有主卧室进行了精心豪华装修。妻子定的色调和风格,有点欧式的宫廷装饰味道,窗帘和吊饰都是粉色的,豪华婚床也是粉色的,每次他和妻子睡在这间卧室里,他总感到是在重温浪漫甜蜜的新婚之夜,他总有使不尽的力量和激情来宠爱娇妻,两人一次次沉醉在奔放的欲河里,这样的春宵美景总让他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夜太短。
2.
卧室里挂着一张巨幅照片,他们结婚时拍的婚纱照,只有这间超大卧室才能尽显他和妻子恩爱无比的浪漫情怀。
在姹紫嫣红盛开的牡丹园里,一对恩爱的新婚夫妻相偎相依,新娘子身着洁白婚纱,小鸟依人般偎在高大英俊的新郎怀里,新郎有力的大手轻环新娘纤纤细腰,一对新婚恋人侧身相向,深情注视,新娘俏脸略微上倾,红辰轻启,似乎在向爱郎索取蜜吻,但又有点害羞,脸颊飞满潮红。这是常雨泽最喜欢的婚纱照之一,为了拍好这幅牡丹园里的精彩瞬间,牡丹园特意清场半个小时,好让摄影师抓拍最佳的镜头。
看着眼前百看不厌的画面,常雨泽不由得想起他和娇妻相处的每一个甜蜜夜晚,想起妻子如雪如玉的娇躯上每一个美妙之处,一股暖流开始在他的身体里悄悄涌动,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鼻息加重,身体里充斥着燥动和欲望。他和娇妻将近三十天没有亲热了,他是一个强健的男人,深爱着美丽的妻子,即便结婚多年,对妻子依然保持着热恋时的浓厚爱意,他用力量和爱情频频浇灌妻子,让她尽享人世间最美妙的*乐趣,让娇妻这朵奇葩时时刻刻绽放出最美丽的色彩。他决定今晚就把娇妻接到这里,把他积聚多日的爱意和激情全部奉献给娇妻,他似乎已经看到在他的狂风暴雨下娇妻宛喘娇啼的美艳景色,如此一想,身上越发燥热,那个部位膨胀得难受,他收回视线,不敢再看下去。
常雨泽走进卫生间,洗洗脸,给火热的欲望降降温,然后惬意的躺到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床枕上似乎还散发着娇妻的体香,让他嗅之如醉。
初春的阳光异常明媚,即便透过薄薄的窗纱的依然明亮耀眼。常雨泽觉得窗外的阳光破坏了室内朦胧的意境,于是起身将里层粉色的窗帘再合上,就在拉动窗帘的时候,窗帘下摆遮挡住的一团白色手纸引他的注意,由于地毯是白色的,再加上窗帘下摆遮挡,同样是白色的手纸非常隐蔽。
他和妻子还是春节前在这住了一宿,记得当时曾把卧室仔细打扫一遍,怎么会漏掉手纸呢。他信手捡起,发现手纸有湿湿的感觉,这感觉让他非常不爽。他打开手纸,发现里面裹着一个套子,透明的套子里还残留着一些白白的象浓鼻涕样的液体,散发出恶心的腥臭气味。
常雨泽顿生不祥的预感,急忙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最里面的一盒套子。这盒套子是国外原装货,不同于国内贴牌生产,价格不菲,据同事介绍,这种款式能最大程度提高男女双方的情趣,是欧美商娱名流们的最爱。他用几盒软中华才从同事手里换来两盒,家里放一盒,别墅放一盒,想在哪用就在哪用。其中家里的那一盒快用完了,别墅里的这一盒刚打开口,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用。一盒有十二个,现在只剩九个了,手纸里包裹的那个套子与盒子里的正是同一个牌子。这意味着有人在卧室里用了三个套子,另外两个扔掉了,这一个是刚巧被窗帘的下摆挡住,所以才留到现在。常雨泽感到一阵眩晕,他不敢想象,谁会跑到他的卧室,在他的床上,使用他买回来的套子?谁用的套子他倒也不特别担心,但是用在了谁的身上才是他最不愿想最不敢想的事情!这个问题象尖刀一样猛的一下刺痛了他的心!

[ 本帖最后由 寻梦星空 于 2016-1-31 23:0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