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 发表于 2016-09-08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小雅
2016/9/8发表于第一会所

  江州。

  傍晚,一间茶馆。落日余晖。

  饥寒起盗心,饱暖思淫欲,人吃饱喝足之后就喜欢吹牛皮。这不,茶馆外几
个狐朋狗友借着几分微醉开始酒后胡言起来。

  「我们的公主真是人间尤物,世间少有啊!」一个刁民说。

  「是啊,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我为她魂牵梦绕,每日每夜想她想
的睡不着觉。」。旁边的一个刁民由衷的赞叹道。

  「去去去,我看你是想操她想的每日每夜睡不着觉吧,哈哈。」另一个刁民
取笑道,话音刚落,也引得周围几个朋友哈哈大笑。

  「哎,这几位大哥,」隔桌几个像是初到本地的外乡人也插入了他们的对话,
「你们所说的公主,可是当朝的小公主凤儿?」

  最先说话的那个刁民解释说:「小公主凤儿虽说娇小玲珑,古灵精怪,却少
了几分出尘的气质,况且现在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幼齿。我们所说的公主,是当
朝皇帝的亲妹妹——长公主,清荷。」

  「这个长公主真的是倾城的国色,气质清冷,有些不食人间烟火。她二十四
岁成婚,嫁给了本朝大将军最英勇帅气的大世子,两人恩恩爱爱,可惜好景不长,
婚后不到一年,大世子一次引兵前往云南平叛,在经过江州时失踪了。朝廷曾多
次派人寻找大世子的下落,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所有人都认为大世子可能已经
遭遇不测了,但是长公主却始终坚信大世子还活着,为了寻找夫君,长公主清荷
在江州已经逗留两年了。」

  「算算年龄,长公主清荷今年也该二十有七了,唉……」一个刁民叹了口气,
接着戏谑道:「不能行房事的长公主,这两年不知道怎么挨过那漫漫长夜?不知
道长公主可有什么慰藉之物?」

  听到这,旁桌的一个菜贩子如实说道:「前几日,我还见过清荷长公主呢,
她来我的菜摊子买了一篮子的黄瓜。」

  众人以为这个菜贩子在说荤话,皆哈哈一笑。这时,跟那几个刁民一伙的一
个放了工的杂工也说起了荤话。

  「这个长公主就借住在江州知府,而我恰巧就是知府里的一名杂役,你们知
不知道,有一次我路过长公主的住处时,长公主清荷看到我就拉着我的手摇,一
边摇一边发嗲:「好哥哥,你有黄瓜吗,给我一根又粗又长的黄瓜,清荷好难受!』」

  话未说完,满座哄笑一片,这时却忽然飘来不和谐的清脆女孩声音。

  「你们这些刁民,休要在这儿玷污我家公主!」是一个从茶馆里出来的丫鬟
模样的女孩。

  众人回头看到是个丫头,以为是谁家不懂事的闺女,丝毫没有收敛自己淫荡
的笑容,直到看到一个穿一身清色衣服、头戴一顶垂着面纱的斗笠的女子从茶馆
里走出来,终于一个个跟僵住了一样。

  这女子虽然脸上遮着面纱,但她那种清冷出尘的气质,以及她身上那令人着
迷的淡雅气息,人们是再熟悉不过了,她就是刚才被他们亵渎的长公主——清荷。

  长公主清荷今天出来,为了寻夫又劳累了一天,无功而返后,因为口渴,清
荷打算在这茶馆内喝杯茶就走,可是刚坐下就听见茶馆外在「颂扬」自己,清荷
又羞又愤,但她毕竟是个女儿家,不知道怎么解决这样的事。

  清荷本打算等他们说完走后,再离开茶馆,可是茶早已喝完,他们的谈话却
始终没有终止的迹象。她身边与她亲如姐妹的贴身丫头小田,终于还是摆脱了她,
出去为她打抱不平。

  跟着丫头小田,清荷硬着头皮走出茶馆,刚才他们的谈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
楚,她距离那个菜贩子最近,所以她也是先走到那个菜贩子身边。

  包括菜贩子在内,在场的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都像是石化了一样。眼
前的女子虽然美艳,但却是当朝的长公主,只要她一句话,他们就算有一百个脑
袋都不够砍。

  清荷撩开面纱,看着菜贩子,愤愤道:「胡言乱语!我何时在你这儿买过一
篮子黄瓜……」

  正欲发火,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菜贩子看着眼熟,自己似乎这半年来一直在他
那儿买黄瓜,前几日还闲他给的黄瓜不够粗,让他给挑最粗的黄瓜。

  刚才坐在茶馆内,听见他们亵渎自己,清荷先入为主,以为他们都是拿自己
说荤话,却没想到这个菜贩子只是说出了实话,而自己却曲解了他的意思。想到
自己跟其余人一样污,清荷瞬间羞红了脸,赶紧放下面纱,快步离开了。

  丫头小田看着莫名其妙的清荷,匆匆跟了上去。

  长公主清荷还没走远,身后的菜贩子似乎是个一根筋,刚回过神来,就嘟囔
着嘴辩解。

  「长公主真的一直在我这儿买黄瓜,每次都让我挑最粗的黄瓜……」

  听到这,清荷又加快了步伐。

  直到清荷的背影离开了人们的视线后,茶馆外的众人这才一个个地长舒了口
气,仿佛劫后余生了一般,只有那个在知府当差的杂役看了看那个菜贩子,似乎
在想什么。

  当晚,长公主清荷回到江州知府府上,同知府打过招呼后,就回到了自己住
处休息。

  长公主跟她的贴身丫鬟小田住在知府宅子内的一处别院,这处别院陈设雅致,
环境清幽,与长公主清冷孤寒的性格非常匹配。而且没有清荷公主的准许,任何
人(包括江州知府)不得入内。

  这晚深夜,丫头小田早已经回到自己房间进入了梦乡,长公主清荷却一直难
以入眠。

  夜风凛凛,透过敞开的窗户,幽幽地吹进清荷的房间,看着桌上的烛火时明
时暗,烛光摇曳,就像自己这两年的心境一样,孤独,寒冷,凄苦。不知不觉,
清荷又想念起了自己的夫君。

  「修明,你到底在哪?你知不知道,清荷这两年找你找得好苦,他们都说你
已经死了,可是清荷不信,你当初说过,永远不会抛弃清荷,永远不会比清荷先
走……修明,你到底在哪,清荷好想你……」修明是大世子的名字。

  长公主回忆着跟大世子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想念着二人的甜蜜时光,可是,
思念越重,清荷越感到寂寞空虚,渐渐地,清荷心头的那股浓烈的欲望又来临了。

  毕竟与她那失踪的夫君有过一年的夫妻之实,那种男女之事就像「瘾」一样,
一旦种下,就难以解除。任凭清荷意志再坚定,但也经受不过这长年累月的煎熬,
这种情况下,清荷就需要找些慰藉了。

  清荷取出藏在床底的花篮子,看着篮子里蔫巴巴的黄瓜,秀眉微皱。

  「唉……只剩下两根了。」

  想起今天被菜贩子说自己常在他那儿买黄瓜,清荷就俏脸发烫,她也觉得以
后不能再这么频繁地出去买黄瓜了,不然会被怀疑的。清荷郁闷地叹了口气,
「看来得省着点用了。」

  行动实施前,安全防范意识向来很高的清荷,先是过去闭上了窗户,又确认
自己的贴身丫头小田的房门已经关紧,这才又回到床头。

  此时的清荷已是欲火焚烧,三下五除二扒光了自己衣服,然后取出一根黄瓜,
又将剩余的一根黄瓜小心翼翼地放进篮子里,将花篮子藏在床底。

  玉手轻握着一根蔫巴巴的黄瓜,感受着黄瓜上的颗粒,清荷心头猛然泛起一
阵阵酥麻感。随后,清荷迅速将黄瓜插入自己早已汁水泛滥的蜜穴。

  清荷公主的嫩穴紧致而又充满了弹性,此时又淫水横流,现在,她的洞口就
像是一个注满了香甜汁液的蜜壶一样,任何的柱状物只要能进去,蜜壶就能轻易
将其淹没。而清荷手中的黄瓜,本也粗大,但因为珍藏了几日,早已脱水,现在
皱皱巴巴的,好像是年过百岁的老人家脸上蜷曲的枯老皮质。这样的黄瓜虽然颗
粒感更加显著,但是过于纤细,好像是小驹过溪,颗粒物根本接触不到清荷公主
蜜穴内的肉壁。

  清荷长公主反复抽查了数次,没有丝毫的快感,却反而令心头的欲火更加旺
盛,此刻,饥渴难耐的清荷已经进入到了癫狂的状态,她不及细想,赤身钻进床
底又取出花篮子,拿出剩下的那根黄瓜。清荷将两根黄瓜握在一起,然后对准自
己的蜜穴,双管齐下,同时进入。

  清荷公主的黄瓜,都是根据自己的穴口尺寸买的,缩水后,黄瓜是有些纤瘦
了,不能给她快感,但两根同时进入,却似乎有些粗硕了,清荷皱了皱眉,觉得
不可能进入。

  不过此时内心空虚无比的清荷长公主还是愿意试试的,清荷公主将两颗黄瓜
头紧握在一起,努力向肉洞内塞,尝试了很久,依然不能进入,清荷摇了摇头。

  永不言败的清荷准备换个方式,她一丝不挂地坐在自己床前的冰冷地面上,
一条玉腿随意地搁在地面上,另一条修长的白皙玉腿搭在床上,她一手紧握两颗
黄瓜头朝肉穴内挤去,另一只手竟然伸进自己的淫穴,揪住自己的一面阴唇向外
扯,企图拉大自己的洞口宽度。

  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两颗黄瓜头竟然真的陷了进去,清荷长公主擦了擦额
上的汗珠,精致冷艳的面孔上浮现出淫靡的喜色,「奇妙的阴户啊!」

  因为蜜穴内早已布满了淫液,随着两颗黄瓜头的没入,之后两根黄瓜的推入
就容易的多了。伴随着汁水溢动的声音,清荷公主卖力地重复着推入抽出的动作,
淫靡醉人的气息溢满了整个屋子。

  「呼……」足足弄了自己半个小时,清荷才心满意足地停止了。

  最后,清荷收起黄瓜,在身后随意抓了块布,然后将两根黄瓜小心翼翼地包
裹在内,藏在自己的绣枕下,这才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 本帖最后由 赤YU 于 2016-9-8 21:2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