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_xefd 发表于 2016-06-11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紧赶慢赶总算赶上了……

  啊啊……感觉脑汁被掏空了,是不是该从耳朵眼灌点肾宝下去。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凝珠一听,立刻起身道:「若萍妹妹性子弱,这些秘密就暂且不要叫她知道
了。嫂嫂,你也早些去见若麟大哥,免得他们找人时顺便再打别的主意,我进去
先和婆婆躲一阵。兰儿,你一会儿可要装得焦急些,能哭出来最好,切莫让白天
雄的眼线看出破绽。」

  她气定神闲安排几句,便径直往内室走去。

  宋秀涟抿唇一笑,忽道:「凝珠,你就不怕我暗地里怂恿若麟去帮他爹么,
说到底,那可是骨肉亲情。」

  凝珠头也不回,抬手扶着门扇,淡淡道:「若麟大哥要选的并不是弟弟和爹
爹,而是天道和如意楼,嫂嫂莫非忘了,峨嵋如今是何等光景么?」

  宋秀涟圆圆的眼睛顿时眯起,一丝愤恨闪过,显然是又想起了将门下弟子随
手当作棋子摆布的清心道长,她挤出一个微笑,道:「有理,若麟不想选,我也
得帮他选,毕竟一边留着椅子,另一边留的可是杀手。」

  「嫂嫂是明白人,已经弃暗投明,自然不会再做傻事。此后数年,江湖风波
只怕大都要和这两家有关,不选或是选错,想来都不是活路。」凝珠说罢,推门
而入,亲亲热热叫了声娘,便急步奔往床边侍奉。

  宋秀涟似笑非笑扫了南宫星一眼,道:「瞧她的意思,选如意楼似乎才是对。」

  南宫星笑道:「那倒未必,选择往往要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她的意思,应该
是如今在这暮剑阁,选天道必定是死路一条。这话倒也没错,穆紫裳倒戈,天道
转战更加要紧之事,若这些话都是真的,白天雄的确已没有任何胜算。」

  宋秀涟柳眉一挑,敏锐道:「难道这些话未必都是真的?」

  南宫星微笑道:「我只知道和穆紫裳这样的人打交道,无论如何也要留下后
手才行。她是不是肯为了妹妹做到这种程度,至少此时此刻,谁也说不准。」

  白若兰抽了抽鼻子,道:「爹没死就好,穆师姐不管之前做了什么,她这次
救了我爹,我……我便感激她一生一世。」

  南宫星知道她这会儿情绪正激动不稳,便只软语安慰几句,心里却在算计,
白天武是否真的还活着,若是活着,会不会被穆紫裳当作又一个压箱底的宝贝。

  这人为了她世上唯一的亲人,的确有可能不择手段,而以她的性子,最让人
胆寒的,恐怕还是这不择手段。

  一直暗有情愫,此次还是同谋的白天雄,真的已经被如此彻底的背弃了么?

  南宫星苦思片刻,还是忍不住想要和穆紫裳直接见上一面。但一时间,却又
想不到什么有用的办法。暮剑阁几乎可以算是穆紫裳的本家,论熟悉程度,心机
应变,他都自愧不如。

  若想成事,只怕还是得遣出雍素锦这个千里逐杀嗅觉灵敏的猎犬才行。

  转念间白若萍已经到了门外,一连串拍上门板,语带哭腔道:「姐姐!姐姐!

  你在么?我是萍儿,你快出来!」

  白若兰一慌,看了一眼南宫星,忙抬手指了指自己还有些红肿的双眼,小声
道:「这个怎么解释?」

  「你听我说就是。」南宫星略一思忖,先开窗放宋秀涟从后面离去,转身扶
起白若兰,走向门口道,「你只管做出着急伤心的样子,就像你昨晚错以为爹爹
已死的时候一样就好。」

  白若兰正是心乱如麻的当口,便点了点头,心里稍稍想了想母亲连日遭逢的
劫难,顿时一阵酸楚涌上心头,落下串串泪滴。

  南宫星打开房门,不等白若萍开口,先沉声道:「萍儿,伯父伯母的事,我
的侍婢方才已经通知过来了,你姐姐她……心情激荡万分难过,我看,找人的事
就先不要让她加入了。」

  白若兰倚住门框,泪眼盈盈道:「萍妹,我……我昨晚才见过娘,她……她
和爹还都好好的,怎么……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白若萍大概是没想到姐姐竟然反应如此剧烈,不由得软语安慰道:「姐,你
……你先莫急,二伯已经派人找了,松哥竹弟都带着人找呢,我……我也是急着
过来看看南宫大哥是不是在你这儿,他……他本事大,我觉得他能帮忙找人再好
不过。」

  南宫星侧目打量过去,看她神情倒真不似作伪,也非客套,真是一副见到救
星的样子。

  他正愁没有名义搜查暮剑阁,苦于如何找出穆紫裳来,当下顺水推舟,道:
「好,事关伯父伯母安危,我自当竭心尽力。兰儿她心里正乱,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如这样,留她在这里稍微养养精神,你来带路,我陪你一起去找,如何?」

  白若萍一怔,看神情显然是担心姐姐硬要跟去,哪知道平时拦也拦不住的姐
姐此刻却乖巧的像只小羊羔,绵绵嗯了一声,便拉着她手,细细托付给她。

  她连声应下,叮嘱姐姐若是心里实在不适,就赶紧请略通医理的姨娘过来看
看,说着又忍不住道:「倒也奇怪,那姓董的名医也跟着不见了,光留下……留
下一个烂摊子。」她说到这里,也不知道姐姐是不是了解上面的情形,担心姐姐
更加担忧,便隐去血溅满地的实情,只匆匆道,「事不宜迟,那我就带着南宫大
哥去了。」

  白若兰微微颔首,无力道:「一有消息,赶紧来知会我一声。」

  「那是自然。」白若萍转身领在前面,伸手施礼道,「南宫大哥,这边请。」

  南宫星迈步跟上,心里暗暗称奇。

  白若萍看起来弱不禁风胆怯羞涩,可此刻父亲连着大娘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留下的场面又足够惊心动魄,她却完全没有方寸大乱的样子,焦急惶恐一样不少
透在眼底,但脚下的匆匆步点仍和口中娓娓讲述一般条理分明。

  「你是说,除去人不见了,屋子里还留下了一大滩血迹?」虽早已心知肚明,
南宫星还是做出惊讶万分的样子,不信道。

  白若萍急忙点了点头,发红的眼眶中水光闪动,却硬是没落下半颗,怕得声
音发颤,却硬是把自己所见事无巨细都讲了一遍。

  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倒比雍素锦的复述还要详细几分。

  南宫星听她说完,柔声道:「真没想到,遇上这样的事,你还能看得这般仔
细。」

  白若萍细密的牙齿在唇瓣上轻轻一咬,看此时已到了山道,四下无人,迟疑
片刻,才道:「刚一见到那样子,我也吓得腿都软了。差点就满院子叫喊起来。

  可最近家里实在是很不太平,我一直隐隐约约觉得还要出事,当时也不知道
该怎么办,先把附近找了一圈,实在找不到,只好托二婶去通知二伯帮忙,我留
在上面,边等着护院过来,边把情形仔细记在心里,万一之后有什么变故,一来
有个对照,二来南宫大哥也能省些心思。」

  听这话,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倒已经对家里的人起了疑心。南宫星点了点
头,柔声赞道:「你做得很好,遇事不慌沉得住气,我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白若萍忙道:「没、没有的事,我这会儿……心里头还怦怦怦怦跳个不停,
脚下都跟踩了云一样,要是南宫大哥你不跟着,我只怕连路都走不稳了。」

  这姐妹二人形貌神似,性情却截然相反。

  白若兰表象利落,内里冲动脆弱,白若萍外在怯懦畏缩,心中却颇有韧性。

  当真遇上大事,还真说不好这二人哪个更强。

  他看着白若萍惊恐中透着坚定的眼神,心中暗暗惋惜的叹了一声。若此女不
是庶出,能稍微得到重视,母亲也不是那么体弱多病能多给她一些余暇,想必也
不会是如今这副样子。

  不多时,他们两个就已赶到出事的院子之中,白若萍轻功差劲,内息也不过
有点基础底子而已,这一番来往奔波,就叫她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南宫星看屋门外已有神色凝重的暮剑阁弟子持剑而立,便先叫住白若萍,低
声说了句失礼,跟着一指点在她背后肩侧,将一股柔和真气缓缓送了过去。

  白若萍先是一惊,跟着发觉这是对她虚浮气息的助益,这才面颊微热垂首不
语,静静调息接纳,待他手指离开,轻声道:「多谢南宫大哥。」

  「我只是怕你休息太久耽误找人。走,咱们进去看看。」

  护在门边的都是暮剑阁的原本弟子,当然都认得出白若萍,对先前在白家立
下大功的南宫星也熟悉得很,不等发声,便主动退到两边,让出通路。

  白若松他们多半已经带人上来看过,堂屋地上满是交错足印,看着就颇为慌
张。

  既已来了,南宫星干脆就真把屋里各处都仔细检查了一番,权当验证一下雍
素锦的说法是否有所隐瞒。

  白若萍先前已经看过一遭,此时不忘将关键处一一提点,小心翼翼指着各处
道:「床上的血格外的多,而且味道也有些奇怪,和地上这滩污痕似的,都有股
隐隐约约的尿骚气。哦,还有这桌子上面下头,到处都湿漉漉的,这会儿干了不
少,但印子都还在,桌腿也挪了位,可没翻没倒,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斗过。」

  这可不是打斗,南宫星皱了皱眉,把那桌子稍微打量一下,就知道雍素锦所
言不虚。念及此处,不由自主便想到未来岳母那丰润雪白的身子被人按在这桌上
打死蹂躏的模样,心底隐隐一痒,赶忙定神压下,往脑海里自抽了一记耳光。

  「为找人的话,这里看不出什么有用的,想得太多,反而乱了心思。」他不
愿在此久留,便找借口道,「咱们还是直接往各处搜索一番吧。断霞峰山中没有
什么地方适合照顾伯父病体,人质带走若不能活便没了意义,依我看,先从庄内
找起为好。」

  白若萍连忙点头,道:「好,那……咱们先从何处找起?」

  看她并不是可以随意敷衍的样子,南宫星便从后窗探身而出,道:「既然带
走了人,想必不会从人多眼杂的地方走,咱们先从最可能的路线找起。」

  白若萍却并没直接跟来,而是站在窗内,回头望了一眼。轻声道:「南宫大
哥,你在这屋里,当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南宫星柔声道:「你若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

  白若萍神色哀戚,缓缓道:「我爹、大娘连着董郎中,一共没了三个人。这
屋里……光看血迹,就至少已死了两个。南宫大哥……你……是故意不说破的么?」

  她心思倒颇为细密,南宫星暗赞一声,口中道:「萍儿,你先不必如此悲观,
莫忘了,对手来带人离开,未必就不会付出任何代价。董植幸好歹也是杏林盟残
存名医之一,你娘也是练武之人,真留下敌手一条性命,并非绝无可能。一切推
测都暂且放下,先去找人,好么?」

  白若萍叹了口气,决断倒也不慢,抬手一按窗棂,轻轻越过外面,道:「这
附近我都已找过,没见到什么痕迹,处理尸体的人颇为仔细,不过我猜为了方便,
可能就近抛下了墙外断崖,若松哥哥已经派人联系下面的几个猎户,估计入夜前
就能确认。」

  她展开轻功跳上屋顶,伸手一指,对跟上来的南宫星道:「二伯母昨夜一直
都在对面,就是睡得很早,没听到什么动静。这院子处于角落,要是带了人走,
多半会想要避开有人下榻的房间,最有可能的路线,就是这边。」

  南宫星一看,八九不离十还真是雍素锦离去的路径,心道若有机会,不如让
雍素锦好好教她一番,说不定能培养出一个颇为可靠的帮手。

  不过他的目标还是穆紫裳,自然不会顺着雍素锦的路子找下去,便道:「萍
儿,恕我冒昧,依我看,下手的人很可能非常熟悉白家的环境,这样的情况下,
对安全路线的判断必然会有所不同,说不定,此刻就正藏匿在两座庄园之中,你
不如换个思路,想想要是换了你,或是别的什么对白家了若指掌又胆大心细的人,
会藏身于什么地方?」

  「这……我还真想不出太详细的结果。」白若萍为难道,「那就只好把可疑
的地方都去找找了。」

  南宫星等的就是这句,立刻道:「好,对方很可能伪装成了下人,这种人容
易藏身的地方,咱们更要格外留意。」

  他估计,穆紫裳即便在外另有藏身之处,恐怕也只是安置动弹不得的白天武
所用,不论她所图为何,都绝不可能远离白家隔绝讯息,必定还是一马当先亲身
涉险。

  就是不知白天雄和她是否已经正式决裂,照说两人此前互有情愫,此次又同
谋许久,穆紫裳若存心隐瞒,只等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那此时还有白天雄帮她
藏身,找起来可就格外不易。

  幸好白若萍为人一贯亲切温柔,没有丝毫主仆架子,各房下人都将她视为姐
妹一般亲密,由她开口询问,简直事半功倍。

  还没找过一半庄园,就有三四个护院、七八个丫鬟自告奋勇帮忙寻找打听,
他们地位低微,也没什么身手可言,直接去找失踪的人自然是不够资格,但南宫
星问的却恰好是近几天里,各处仆役丫鬟的住处是否有什么异样,特别是曾和春
妮关系不错的那些,他们一看能帮上忙,又有白若萍诚心恳求,跑的比平时干活
还快。

  从后进找到前庭,人虽还没找到,被发动的帮手可足足翻了几番。

  穿过一道院门,南宫星和白若萍同时听到旁边传来的争执嘈吵,侧目望去,
却是白若竹带着一队弟子围在一处厢房外,向其中一个妇人大声叫嚷,远远就听
他喊道:「都已到了这个地步,你还逞什么威风!知不知道我和若松大哥过得有
多战战兢兢!让开,我们只是例行查探,没有藏着谁,我自然马上就走!」

  那妇人形容枯槁,一身白麻粗布,面颊凹陷双目突出,直似个包了层厚皮的
骷髅,若不是白若萍在旁喃喃道了声大伯母,南宫星都辨认不出,这竟是上次还
有过一面之缘的金针铁剑周三娘。

  先前都说这妇人满腹心思都在儿子白若松身上,与白天英的感情早已随着诸
多侧室进门而寡淡至极,可此刻看她,分明满眼都是怨毒愤恨,身上的杀意,足
令人毛骨悚然。

  她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白若竹,一直看到他背后发麻情不自禁打
了个哆嗦,才阴沉道:「我一个未亡人,房中布着祭礼,不愿让旁人入内打扰。

  你们要找三弟夫妇,怎么会找到我房中来?快滚,难道看我孤儿寡母好欺负
么?」

  白若竹性情冲动,当即忍不住道:「我爹也没了性命,家里只有你们一对孤
儿寡母不成?三伯下落不明,事关重大,暮剑阁连连出事,正是该上下一心的时
候,大伯母你要是心中没鬼,让我们进去看上一眼又能如何?你要是嫌外人进去
多有不便,我去看看总行了吧?」

  周三娘双眼一翻,冷冷道:「你弄上床的侍婢都有好几个了,真当自己还是
穿开裆裤的娃娃么?我一个妇道人家的卧房,也是你说看就看的?」

  白若萍忙壮了壮胆子,快步走过去道:「大伯母,你……你先别着急,他们
也都是急着找我爹爹。不如这样,我进去看一眼,也好让他们放心,好么?」

  周三娘面颊肌肉隐隐抽动两下,看神情极为不满,但似乎是再找不到什么好
借口阻止,盯着白若萍看了片刻后,突然怨毒无比的瞥了南宫星一眼,扭身走向
屋内,道:「好,不嫌晦气,那就进来看一眼吧。」

  南宫星隐约觉得有些不妙,忙闪身挤到人群之前,低声问道:「你们怎么查
到这里的?」

  白若竹一见是他,立刻颇为恭敬回道:「南宫兄也来帮忙了?真是有劳。我
们也不是特地查过来,就是按二伯的吩咐一片片地方找,恰好该找这里而已。早
知道大伯母如今这么难说话,真不如先叫松哥过来。」

  「若松兄负责的是暮剑阁那边么?」

  「是,山里不太好找,新来的那些弟子我们也使唤不动,二伯就自己带人进
山了,这些天他事必躬亲,可真是憔悴了不少。」白若竹语气中颇有几分感叹,
缓缓道,「可惜白家连连出事,流年不利啊。」

  看白若竹这性子,想必将来不会给凝珠造成多大麻烦,白若松为人也足够老
实稳重,仅这样看来,暮剑阁下一代的隐患,比上一代还是少了许多,就是不知
父辈的生死恩仇,到底会埋下怎样的种子了。

  他一边随口问话,一边留心着屋里动静。看周三娘的模样,心智恐怕已经出
了问题,他是白天英死亡的直接凶手,还是直接支持白若兰一家的重要人物,方
才白若萍紧紧跟在他身边,被周三娘迁怒也不无可能。

  才想到这里,屋中就应景一样传出一声惊呼,南宫星神色一凛,脚下旋即展
开狼影幻踪,电光火石抢进门内。

  屋外白若竹还不及做出反应,南宫星已穿过堂屋,斜步一窜,肩撩门帘掌封
胸口冲了进去。

  卧室之中香烟缭绕,呛得人双目干涩辣痒,后窗窗扇仍在摇晃,屋内已不见
了周三娘。他横目一扫,就见白若萍捂着左肩坐在地上,虽神情惶恐,口齿却还
算清晰,匆忙对他道:「不打紧,不是喂毒的金针,爹和大娘也不在这里。」

  南宫星略一衡量,过去蹲下将内力运在掌心,拉开白若萍右手,贴在上面猛
地一吸,已将那发丝般的细小暗器取了出来,看上面确实没有淬炼毒药,才稍稍
放心,拉起她向外走去,问道:「怎么回事,她为何向你出手?」

  白若萍有些胆怯的看了一眼冲进来的白若竹他们,小声道:「我也不太清楚。

  我只把能藏人的地方都匆匆看了一眼,其实并没什么可疑,就是大伯母最近
可能有些伤心过度,摆放了不少……呃……不太好的东西。我怕她不高兴,就想
赶紧看完出来,打开最后一个柜子,里头放着一个看着挺突兀的包袱,那个也装
不下人,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谁知道大伯母就变了脸色,冲过来把包袱抢过去抱
在了怀里,瞪着我一直退到窗边,然后……就冲我发了一针,转身开窗跑了。」

  白若竹脸色微变,立刻挥手下令:「进去搜,看看有什么古怪?」

  白若萍似乎不愿过多牵扯,偷偷扯了扯南宫星的衣袖。南宫星心领神会,一
拱手道:「若竹兄,萍儿受了些惊吓,我先带她找人看看,少陪了。」

  白若竹转身道别,亦步亦趋将他们送出门外,才折回去继续搜查。

  见周围没了旁人,白若萍才连打了几个哆嗦,轻声道:「大伯母……疯了。」

  「什么?」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南宫星赶忙沉声追问,「这话怎么说?」

  白若萍心有余悸的扭头看了一眼,低声道:「她房里……除了大伯的灵位,
还供了一大堆旁门左道的神仙妖怪,几处柜子连着床下,都放满了巫蛊之物,我
匆匆扫了一眼,除了若松大哥,我家剩下的男人几乎个个有名在上。她的成名金
针,几乎全钉在那些草人上面。」

  「这……」南宫星一时间哑口无言,江湖中人读书识字的本就不多,不乏信
奉各路神巫之辈,只是没想到周三娘一个曾经小有名气的女侠,满心愤恨之时,
竟用上了这种手段。

  「还有一点很奇怪,」白若萍迟疑道,「那些巫蛊草人里,做的最大扎针最
多的,竟然……是二伯。」

  白天雄?南宫星略一皱眉,道:「可能按她的想法,谁是得利者,谁就是幕
后主使吧。再说直接害死白天英的是我,她可弄不到我的生辰八字,只好退而求
其次也说不定。」

  「她最后带走的那个包袱,我虽然没看到里面,可我闻到了,尽是药味儿。」

  白若萍沉吟片刻,又道,「大伯母以前的金针都是自己喂毒,南宫大哥,你
说…

  …她会不会是要调什么毒药?」

  「这几日,你要是没什么别的要紧事,就多和兰儿在一起待着吧,我的侍女
武功不弱,你们能安全一些。」南宫星跟着她又找了几处地方之后,沉声建议道。

  「可我还要给我娘熬药,一天下来会拖累姐姐不少时间,我这么微不足道的
人,应该不会有人把主意打到我头上吧。」白若萍轻轻一叹,道,「南宫大哥,
我爹和大娘已经遭人坑害生死未卜,我哥哥他……可就全靠你了。我总觉得,这
家里到处都是杀气,走到哪儿,心里都不安生。」

  「过了这几日,就没事了。」默默计算了一下,南宫星半是安慰半是希冀地
说道。

  一番寻找,如南宫星所料无功而返,白天武夫妇本就不在自不必说,穆紫裳
也是踪迹全无。

  看白若萍担心的连精神都有几分不振,南宫星心下不忍,盘算着将暮剑阁那
边也找完后,就送她去和母亲相见,反正她性子其实远比表面看来坚韧,凝珠大
可不必过虑。

  沿着山道走出一段,一个丫鬟匆匆忙忙拎着裙摆从后面追了过来,脚下太过
匆忙,还在石阶上绊了一下,要不是南宫星反应极快一把拉住,险些直接滚下山
去。

  「萍姑娘,我……我打听出来一件事,下面庄子里,伙房边上那屋丫头,有
个叫巧儿的,之前和春妮玩得可好,这两天,她好像偷偷摸摸从伙房里拿过吃的。」

  白若萍赶忙连声道谢,颓丧顿时一扫而空,回头对南宫星道:「既然是拿吃
的,肯定是要给谁送去,是你要找的那人对么,南宫大哥?」

  南宫星谨慎道:「先去看看再说,那人行事极为小心。不该会留下这种破绽。」

  白若萍跟出几步,突然道:「南宫大哥,那人……真的和我爹他们失踪的事
情有关么?我、我不是疑心什么,就是……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不太对劲?」

  白若萍怯生生点了点头,细声道:「算起来,你也九成九是我姐夫,这没了
踪影的就是你的岳父岳母,可我……总觉得你一点也不着慌,就跟知道他们在哪
儿一样。」

  南宫星轻叹一声,微微一笑,道:「实不相瞒,我的确成竹在胸。兰儿母亲
的下落我早已找到,而兰儿的父亲,就正在我和你要找的那人手中。只是此事干
系重大,我们担心你走漏了消息,就先瞒下了。」

  白若萍双肩顿时一松,仿佛连筋骨都软了三分,颤声道:「那……那可真是
太好了。你要找的……是思梅姐姐么?」

  「是春妮。」南宫星不愿过多解释,只道,「此事说来话长,过后你和兰儿
见了,让她细细讲给你听,或者找你未来嫂嫂问问。咱们先去找那巧儿,以免夜
长梦多。」

  与山顶白家乱成一团截然不同,暮剑阁里竟还是一副风平浪静的模样,只有
白若松安排的人手匆匆忙忙在各处查找,安安静静。

  那些生面孔少了一些,多半是跟着白天雄进山去了。

  南宫星暗忖,白天雄带人必定不是为了找白天武夫妇,毕竟这两人对他已几
乎构不成什么威胁,他真正要找的,恐怕还是白若麟。

  就是不知道,为的是父子亲情,还是夺权大业。亦或者,兼而有之?

  一路穿行到伙房所在的杂院,白若萍对这里极为熟悉,径直带路到了巧儿那
间通铺大房,其实原本这地方住的都是伙夫厨子,只是近些天住处吃紧,又腾出
许多女弟子的居所,便把丫鬟们急得换了屋,睡在这满是汗臭味的地方。

  进门一看,丫头们全都不在,有个铺位连被子都还没顾上收拾,倒是走的匆
忙。

  南宫星心念一动,过去将那乱糟糟的铺位一掀,在上面略一摸索,竟从草垫
下掏出一包碎银。

  「是春妮买通了巧儿么?」白若萍看他将银子放回原处,低声询问。

  「她对暮剑阁如此熟悉,大可不必费这种功夫。伙房也不是什么要地,偷点
吃的易如反掌。」南宫星快步向外走去,「先找到这个巧儿再说。」

  没想到,问了一圈,那丫鬟却是往白若兰他们所在的那间院子去了,还端了
些茶水点心,说是主人家叫送去的。

  「这就奇了,兰儿此时哪儿来的心思专门叫这些过去?」南宫星眉心一皱,
道,「走,赶紧过去看看。」

  心里转了无数念头,还是想不出这个巧儿到底要做什么,按说以穆紫裳的一
贯作风,不可能将太多任务交给这么个寻常丫鬟。难道……只是凑巧?

  到了院门,南宫星让开位置,正要先让白若萍进去,耳边突然捕捉一丝破风
轻响,他也顾不得避嫌,赶忙将她向后一扯拉进怀中,同时拧身提气拔地而起,
双足离开,就听地上一阵叮叮细响,落地再看,却是一片亮灿灿的金针!

  「周三娘!」南宫星凝气怒喝,双臂一张将白若萍挡在身后,「你这是要替
你夫君报仇么?」

  远远枝叶间传来一声略带疯态的冷笑,南宫星当机立断俯身一抄,将地上金
针以大搜魂手甩臂打出,回敬过去。

  但周三娘似乎明白自己武功远不及他,那声笑罢,便闪去了院墙之外。

  南宫星本想追去,可转念间想到白若兰他们都还在此,对外面的山势周三娘
也比他熟悉得多,只好罢手,转头问道:「萍儿,你没事吧?」

  白若萍面色苍白,但还是摇了摇头,稳住气息道:「没伤到,咱们……快进
去看看姐姐吧。」

  南宫星这次小心了许多,自己先闪进院内,将四周打量一遍,确认安全,才
叫进了白若萍。

  正要抬手敲门,南宫星却听见旁边院子宋秀涟的屋中传来了窗户的响动,似
乎是有什么人偷偷溜了进去。他赶忙低声叮嘱道:「萍儿,你敲门先进去,我去
旁边看看。」

  白若萍乖乖点了点头,轻轻拍门道:「姐,你在么,是我。」

  事不宜迟,南宫星快步赶到宋秀涟屋外,抬掌在一按,人随真力一起开门而
入。

  结果不过是虚惊一场,穿窗回来的,竟是带着白若麟的宋秀涟。

  白若麟反应极快,呛啷一声持剑在手,捏起剑诀已做好了出手架势。宋秀涟
抬手在他脑后拍了一掌,道:「收了,人家是帮忙的。」

  白若麟目中凶光这才敛去,低声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收剑回鞘,忠心猎
犬一样站到了宋秀涟身后。

  「你怎么把他直接带回来了?」南宫星略感讶异,谨慎问道。

  宋秀涟鼻子一皱,笑道:「这会儿若麟他爹往山上派的人怕是比留在庄里的
还多,凝珠早先就建议我,外面危险,就躲回来,我想想有理,该来我这儿找过
的都已经找过,这地方,指不定反倒没人再想得到呢。」

  「有理。」南宫星与白若麟对视一眼,那目光中的确已经没有多少疯狂之意,
但若说平静清澈却也还差得远,只不过像是头危险的凶兽,恰好被人降服在身边
而已。

  穆紫裳为妹妹安排的路线中,竟没把白若麟列为铲除对象,倒也是奇事一桩。

  既然人已躲了过来,有话随时都可以谈,南宫星衡量之后,还是告辞出来,
决定先去确认白若兰他们的情况。

  到了门外,才一抬手,崔碧春已从里面把门打开。

  他抬腿迈进屋内,一眼就看到地上跪着一个抖如筛糠的丫鬟,旁边白若兰面
如寒霜,拿着长剑满脸怒气。

  凝珠坐在旁边,看着他往那丫鬟身上指了一指,道:「听说你和若萍在找她?」

  「这就是那巧儿?」

  凝珠点了点头,道:「倒是巧的很,她自己送上门了,还没来得及审,不如
先问问她,为何要给这一屋子的人下毒吧。」

[ 本帖最后由 鹰击长空1 于 2016-6-12 21:42 编辑 ]